那些让人不适的书
来源: 吉安新闻网—井冈山报 2019-11-22 09:21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
有道是“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,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”。

有道是“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,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”。读书,是穿越时空到别人家里串门子,是无拘无束与古圣先贤促膝畅谈,是满怀欣悦从行将就木者手里接过知识的接力棒……得空临窗展卷,庸常的生活也能凭添几许惬意。

我国的图书出版业发展至今,各种门类的好书是越来越多,装帧设计得也越来越精美,即便不必翻开书页,仅凭图书外观往往令人赏心悦目。然而,以我有限的阅读经历,还是接触到了不少令人甚感不适的书。这其中的“不适”,有的既是旧病亦属顽疾,虽则早已遭致诸多读书人口诛笔伐,可它愣是如“打不死的小强”,能奈它何?

“不适”之一,在于图书腰封。关于腰封,有人将之戏谑为“妖封”。这股妖风,可谓其来已久。那么或宽或窄的一个纸条条,往书封上一套,其上所见通常为如雷贯耳的推荐者大名,通常为“最优”“最大”“最全”“首次”等极致用词,大有一种读者不买此书就不明智、就会损失重大的意味。图书应有的内敛难得一见,斯文早已扫地,硬生生把高雅的文化产品整成了地摊货推销,此番做派,令人生厌。

“不适”之二,在于图书塑封。时下书市,塑封书司空见惯。薄薄的一层塑封膜,把整本书包裹得严严实实,传递给人的是一种“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矣”的距离感。它们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书店的书架上冲你挤眉弄眼,然而就算你把它捧在手心,也还是打不开它,纵然你满怀热望意欲一窥究竟,它终归是你“最近又最远的爱”。狠一狠心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那些对上了眼的书一古脑儿全搬回家,可一本一本地撕塑封膜仍不失为一件苦差使,直撕得你手指生疼,搞不好还可能殃及书本颜面,实实让人莫之奈何。

“不适”之三,在于活页书封。有些图书装帧人员最爱使“离间计”,乐于搞“骨肉分离”的把戏。好端端的一本书偏偏不让书封、书本团圆,绞尽了脑汁费尽了心机地将书封单拎了出来,然后再以活页形式套在书本之上,让人捧读之时总无法忘却书封的存在,一颗哭笑不得的心只能是跟着“多动症”书封忽上忽下,拿它的调皮一点儿办法没有!情急之下索性不读,随手将之插入书架,一不小心只听得“嚓啦”一声,活页书封闹情绪搞自残裂开个大口子,呜呼哀哉,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!

“不适”之四,在于大部头书。有些书厚厚的一大本,犹如文字压缩的砖块,不光让人望之心生阅读的畏惧,而且,就算克服了心理上的恐惧感,硬着头皮双手捧起,那也不啻于经历一场肉体上的考验,读书人若是缺乏几分耐力,手腕受到的注定是“那么伤那么痛那么那么浓”的礼遇。读着读着,不由你不甩一甩手,嘟囔一句,“这不是整人么,就不能分开装订成几册吗!”

说到底,书是为人服务的,书中的内容可以因其高深而令人读得不怎么轻松,可是无论如何,其外观设计应该讲求人性化,努力做到“美观+实用”,不能光想着花里唿哨忽悠人,不能没事找事总给读者添别扭。现在想想,还是过去一些出版社出版的书勾人思念,简洁素雅,平易近人,薄施的脂粉里透射着清纯,多好!

分享到微博

  • 标签

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、“吉安晚报”、“吉安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吉安新闻网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、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吉安新闻网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