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子红了
来源: 吉安新闻网—井冈山报 2019-11-22 09:25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
学校附近有个菜市场,每日上下班都要经过这条热闹的商业街。深秋季节,沿街满是“卖橘子”的叫卖声。

      

 ◆贺湘君

学校附近有个菜市场,每日上下班都要经过这条热闹的商业街。深秋季节,沿街满是“卖橘子”的叫卖声。

说及橘,今年庭院蜜橘是个好收成。前几年随意种下二三十株红橘,去年有两株橘树讨喜讨乖结满了果,今秋,每一株树的枝桠都垂挂着红红的果实。红彤彤的橘子像极了小灯笼,明净迷人,柔软煦暖。有的垂坠到地下,沾了泥土日渐腐烂。将熟透的橘子摘去分别送人,这一份喜悦澄澈怡人。果实的丰收太出乎意料,送人的次数多,颇觉烦琐。便劝婆婆不如卖掉一些,免得果实熟透腐烂。附近居民得知家有甜橘,纷纷上门来买橘。他们自己提篮子去后院摘取,感受亲手摘橘子的乐趣。婆婆将价格放得低,末了还多送一些,人情丰赡。

每回下班归家,泊好车,常不直接进屋,而是先去后院。立于酿酒平房的小径边,随意攀摘几个橘子吃。待天气好些,将手机揣兜里,钻入橘林里瞎转悠,看那些红红火火小果实,在枝叶碧青间昂首盎然,像极了得胜的小将士们,个个精神抖擞地等着主人打赏。橘子丰收的美,是一种丰盈腴丽的气象。橘子红了,是南方特有的一种景气。南橘北枳,一方水土一方人,物亦如此。长居南方的我,打小对橘极是熟悉。村里人家的园子里,免不了一株桃,一棵橘什么的寻常果树。我的老家不以橘桃为胜,是以水黄李居多,夫家的村子却产橘丰富。那一年刚生下女儿,回到乡下婆婆的宅院坐月子,11月的季节,恰逢满园橘红。

那一年的冬日颇为好过,雨水不多,长晴。常于午后坐在橘园边,一边织毛衣,一边看着摇篮车里可爱的小宝贝。整整一个月,一天吃一只鸡。婆婆每天早起杀一只土鸡,早餐为鸡汤面,午餐晚餐皆以鸡汤为主菜。遵照乡里人的旧式观点,坐月子的女人,初初几日,水果和蔬菜不宜多吃,怕耽误奶水。有那么好几日,天天看着满树红彤彤的橘子,口水馋了一地。及至可以适可吃点蔬菜水果时,那沁甜的橘子,简直就是人间至味。

婴儿,橘子,毛衣,火盆,在十几年前的那个冬天,是民间小日子的欢喜。十几年后的自己,可以住在城郊的一栋大宅子里,守着一片小橘园,日渐觉得是人间幸事。橘园右侧琉璃瓦高墙外,晨昏时常有一邻人提着小收音机经过,咿咿呀呀的戏曲传进屋子里,透着旧时光的静气。夜里的宅子越发静寂,室中的灯光与廊下的红灯笼相映衬,别有一番安静。雨水常常把台阶下的二株金橘树枝叶泼溅得通亮。爱默生说:“如果要让一个人孤独,那就让他看天上的星星。”常常在晴日的夜里,一个人徜徉在橘园边的小径上,仰头看明月的星星,草木在夜色里散发一股清气,生命的洁净感和崇高感由此而丰满。孤独也是一种静美,它可以使人的身心自由舒展,不掺和外界的喧扰。

是这样下着冬雨的凉夜里,看着影视剧。近日总喜欢翻看旧时影片。张艾嘉的《海上花》和《最爱》。归亚蕾和周迅的《橘子红了》。看那个气质雍容的容家大太太,在一年一年的橘红中老去,那一份不甘愿,在明晃晃的橘子丛中,如此盛烈。一簇簇的橘红,一片片的果林,江南水乡特有的古巷,雨水和瓦檐,一身素衣清婉可人的周迅,就这样乍然显现于镜头下。才发现,周迅的最美时光,在《橘子红了》中。俏生生的清丽,不着脂粉的素颜,及至胭脂粉精心描摹的妆扮,掀起盖头时的惊艳,泫然欲泣的清瞳,楚楚动人,让人心口无端钝痛。看她一步一步由那替身新郎六爷牵引入房,每一个镜头都是年华暗老的伏笔,欲盖弥彰的沧桑。

夜是有清味的。坐久了,便惦记着茶水的暖意。起身烧水吃茶,顺带剥几个红橘入口。橘子红了是一种晴润的色泽,它不似柳那般牵愁惹恨,只给世人带来明媚意态、丰收景象,是民间恒稳的欢喜。

分享到微博

  • 标签
  • 橘子

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、“吉安晚报”、“吉安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吉安新闻网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、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吉安新闻网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