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文章,欧阳修写了十八年
来源: 吉安新闻网—井冈山报 2020-04-17 10:21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
文坛宗师欧阳修,才思敏捷,著作等身。可有篇1100字的文章却迟迟不得写完,不知修改多少次,过了18年才完稿。这是他写得最艰难、付出情感最深沉的作品。

     

欧阳修

    

 欧母画荻教子图  

文坛宗师欧阳修,才思敏捷,著作等身。可有篇1100字的文章却迟迟不得写完,不知修改多少次,过了18年才完稿。这是他写得最艰难、付出情感最深沉的作品。

永丰县沙溪镇西南有一座山冈叫泷冈,绿树碧草遍布,站在山腰眺望,山下平畴如画,江水环流。山冈中部稍低处,静卧着欧阳修父母的合葬墓,被翠林环抱。欧阳修第三十五代嫡裔欧阳勇说,欧公父亲于祥符三年(1010年)在今江苏泰州去世,母亲郑氏带着4岁的欧阳修回乡葬夫,只住了一两个月,因生活艰难,只得投靠在湖北随州的叔父欧阳晔。皇祐四年(1052年)郑氏在今河南商丘去世,暂置颍州,欧阳修决定将母亲与故乡父亲墓合葬,既合古礼又合情理。第二年他扶母柩南下,回乡葬母。这是他相隔42年第二次回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泷冈下的西阳宫,原是道观,居住祭扫欧公父母坟园的道士。进入院门,右侧飞檐翘角、画梁雕栋的双层阁楼引人注目。步入楼内,那尊被列入国宝的泷冈阡表碑矗立在厅中。欧阳勇说,这块碑原立在欧公父母的墓道上,后移入亭内保护。那是欧阳修在山东青州任知州时,寻找很久才选中了这块6尺多高、近3尺宽的墨绿色大碑石,将书写好的《泷冈阡表》请工匠刻上。本打算亲自护送回乡,可正逢王安石变法无法抽身,只好托亲友运回沙溪。碑文大多清晰可辨,落款时间是熙宁三年(1070年)。此时,距欧父去世已60年、欧母去世18年了。当年母亲去世时他就开始写《先君墓表》,1100字的祭文,却用了18年的时间才写完刻碑。

怀念先人的墓表历代不计其数,而公认为可算千古祭文的,仅有唐韩愈的《祭十二郎文》、清袁枚的《祭妹文》和此表三篇。欧公不是像常见的墓表那样歌功颂德,言词典丽,而是一笔双写,借用母亲缅怀往事、督训儿女的话语,以生活细节,以平朴的语句,生动地展示了父亲廉孝仁和母亲慈俭善的美德,叙事怀人,情深意长,催人泪下。

这篇誉为“千古至文”的《泷冈阡表》,写了什么呢?先看开头吧:“惟我皇考崇公,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,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。”“修不幸,生四岁而孤。太夫人守节自誓,居穷,自力于衣食,以长以教,俾至于成人。”写的是父亲早故,母亲辛勤抚养澳门银河网站他成长。父亲是怎样为官为人?欧阳修年幼不知,母亲告诉他:“汝父为吏廉,而好施与,喜宾客。其俸禄虽薄,常不使有余。曰:‘毋以是为我累。’故其亡也,无一瓦之覆,一垄之植,以庇而为生,吾何恃而能自守邪?吾于汝父,知其一二,以有待于汝也。”是说父亲做官清廉,薪俸不多,却喜欢救济穷人,又爱交接朋友,所以他去世后,家里上无片瓦,下无寸土,只有依靠亲友接济度日子。母亲说:“我靠什么才能坚持守节呢?因为了解你父亲的好品德,还有,就是对你抱有希望。”

母亲告诉他说:“汝父为吏,尝夜烛治官书,屡废而叹。”为什么叹气?他说,这是一个判了死刑的案件,我想救活这人却不可能。真正无法救,死的犯人和我都没什么遗憾了。可有时有救活的可能,而不去设法救活,被杀死的人就冤枉了。偏偏世上很多法官想要犯人死哩。他回头看见奶娘抱你站在旁边,就指着你说:“你要把这番话告诉他,望他要仁厚待人。”母亲说:“你父亲平时澳门银河网站别人的孩子,也常常是这样说。”

母亲说,你父亲“岁时祭祀,则必涕泣曰:‘祭而丰,不如养之薄也。’间御酒食,则又涕泣,曰:‘昔常不足,而今有余,其何及也。’”意思是过年过节祭祖,他流泪说,祭祀父母的时候,即使用很多的祭品,也不如生前供养他们的一点简薄的衣食。有时喝点酒、吃点肉,他就又流泪说,从前家里的酒肉经常不够,现在有多了,可是来不及尽孝了。母亲教导他:“夫养不必丰,要于孝,利虽不得博于物,要其心之厚于仁。吾不能教汝,此汝父之志也。”欧阳修“泣而志之,不敢忘”。

母亲的言谈举止,恭俭仁爱而待人有礼貌的品性,对自己的成长影响直接而深刻。想起这些,欧阳修满怀深情写道:“自其家少微时,治其家以俭约,其后常不使过之,曰:吾儿不能苟合于世,俭薄所以居患难也。其后修贬夷陵,太夫人言笑自若,曰:汝家故贫贱也,吾处之有素矣,汝能安之,吾亦安矣。”这是多么仁慈和深明大义的母亲。

这篇感人肺腑的祭文过了18年才定稿刻碑,还有个原因,就是祭文开头所说“非敢缓也,盖有待也”。“待”什么呢?欧阳修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,报答不了父母的养育之恩。直到以后十几年,欧阳修荣登两府,官至副枢密使、参知政事,皇上多次敕封他祖宗三代,父为崇国公,母封魏国夫人,终于可告慰父母在天之灵了,这才把祭文写完。

尤其是“祭而丰不如养之薄”,成为传颂千古的名言,当今依然值得铭记。

分享到微博

  • 标签
  • 欧阳修

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、“吉安晚报”、“吉安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吉安新闻网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、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吉安新闻网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